58集团上市成员或再添一名。

继4月安居客港股上市后,线上同城物流台快狗打车于日再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冲刺“同城货运第一股”。

快狗打车原名“58速运”,从2014年成立发展至今,已成为第二大线上同城物流台。截至2021年4月30日,快狗打车已拥有约2480万名注册用户和450万名注册司机。

但由于依赖补贴、优惠券等形式拉新促活,快狗打车仍然处于亏损状态。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快狗打车营业收入合计为15.32亿元,累计亏损约为19.13亿元,比总收入高出3.81亿元。

更重要的是,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网约车台监管趋严,直指抽成比例过高等问题。2021年前四个月,快狗打车国内的抽佣率已增至11.7%。其坦承,随着监管环境的发展,可能会需要变更业务模式并产生额外的合规成本。

在业内人士看来,快狗打车至今仍未完成自我造血,而且货运行业竞争早已是一片红海,尽管快狗抢先递交了招股书,但是能否率先上市尚有待观察。

销售费用率超36%尚难盈利

快狗打车的前身58速运成立于2014年,2018年更名为快狗打车。作为同城物流的老玩家,快狗打车运营着亚洲地区超过340个城市的同城物流市场。2020年,快狗打车台上共完成了2710万份托运订单,交易总额约27亿元。

可是,看起来还不错的数据并未成功造血。2018-2020年和2021年前四个月(以下简称报告期),快狗打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53亿、5.48亿、5.30亿和1.93亿元,刨去年的疫情影响,快狗打车的营收增长趋势并不明显。

上述期间,公司净亏损分别为10.71亿、1.84亿、6.58亿和2.53亿元,合计亏损21.66亿元。短期仍难实现盈利。

对于亏损原因,快狗打车表示,公司的同城物流业务尚处起步阶段,已进行大量投资以推动业务增长。事实上,为了推广品牌、吸引用户及司机,快狗打车在销售及营销上投入了大量资金。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2018年,快狗打车花在销售及营销上的费用高达5.24亿元,占收入的115.7%,2019年和2020年这一部分的投入分别为2.96亿元和1.95亿元,占比缩减至54%和36.7%。

可以看出,几年,公司一直在缩减各种费用支出,但即便如此,销售及营销仍是快狗打车最大费用支出。对比已上市的满帮集团(YMM.N),其销售费用率仅为17%左右。

与之相对应的,公司的研发费用却在逐年下降。报告期,快狗打车研发费用分别为7633.7万元、6460.4万元、3460.8万元、1253.6万元,在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16.8%、11.8%、6.5%、6.5%。

为了填补亏损和支持自身发展,年来,快狗打车已经进行了5轮融资,投资方包括58同城、腾讯投资、菜鸟网络、红杉资本中国。但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的规模持续下降,并且经营现金流至今仍未转正。报告期内,快狗打车的经营现金流分别为-3.80亿、-4.56亿、-1.26亿、1.13亿元。两个月前,快狗打车刚完成两轮合计8800万美元(约人民5.712亿元)的融资,但压力仍不小。

监管趋严业务模式或受影响

事实上,对于快狗打车来说,抢先提交招股书并不意味着就能稳坐“同城货运第一股”。

招股书显示,快狗打车援引第三方机构统计,中国内地同城物流市场规模增至2020年的12305亿元,预计2025年将继续增至21213亿元。按2020年交易总额计,五大市场从业者占总市场份额约67.5%,快狗打车位居第二,市场份额为5.5%。

但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名列第二,快狗打车的份额不过5.5%,而排名第一者份额则是54.7%。此外,货运行业的竞争早已是一片红海。今年6月,满帮集团已经成功登陆美股。而后传出,货拉拉、顺丰同城、福佑卡车等多家涉及同城物流业务的企业即将赴港上市。

随着竞争升级,为了更快变现,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快狗打车台服务的佣金比例持续上升。招股书显示,公司的抽佣率从2018年度5.8%增长至2020年的9.8%。到2021年前四个月,国内的抽佣率已经达到11.7%,也就是说,一笔100元的单子,台将抽成11.7元,司机到手只有88.3元。

持续增长的抽佣比例为快狗打车带来了收入增长,公司的毛利率从2018年的23%上升到2021年前四个月的35.5%。但同时也让快狗打车存在隐忧,网约车台的抽佣问题一直是监管重点,网约车司机和台之间的矛盾点也在此。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份,八部门联合约谈包括快狗打车、货拉拉在内的10家网约车台,要求各台整改抽成比例过高等问题。8月18日,交通运输部直接指出网约车台抽成比例过高,要求台降低过高的抽成比例,设定抽成比例上限,并向社会公布。

除了收益问题,快狗打车还风波不断,去年工信部发布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名单,快狗赫然在列。长江商报记者在“黑猫投诉”台上发现,针对快狗打车的投诉屡见不鲜,涉及虚假订单、搬家物品损坏不赔偿、台推送订单距离不符、司机坐地起价等损害用户体验的问题。

快狗打车在招股书中提示,随着监管环境的发展,可能会需要变更业务模式并产生额外的合规成本,从而影响业务、财务状况、经营业绩及前景。

对于何时会盈利以及未来在同城物流领域中该如何更好地生存?上周,长江商报记者向快狗打车发送采访函,但是截至发稿,对方未回复。(记者张璐)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