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消息称,在飞往新疆伊犁开会期间,77岁的徐镜人突发心梗,目前仍在抢救。

徐镜人是中国药业界的“一代枭雄”,千亿扬子江药业集团创始人。

尽管扬子江药业甚少出现在公众视线中,但并不影响其在中国医药界地位。公司连续6年荣登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首位,而曾经的中国医药一哥恒瑞医药在2019年的排名是第十位。

2020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显示,徐镜人家族排名137位,财富261.6亿元。其财富来源于扬子江药业。

不过,扬子江药业不上市原则也招来非议,一些原始股东也因此与公司引发纠纷。

其发展中,也不乏行贿质疑。

不出意外,已在扬子江药业集团担任副董事长的徐浩宇,或将接过徐镜人的权力棒。

板蓝根大王打造千亿医药巨无霸

一向低调、神秘的徐镜人,历经50年,将一家小作坊打造成千亿大药企。这期间,不乏徐镜人的传奇。

公开信息显示,1944年10月,徐镜人在江苏泰州出生,此后一生基本上扎根于泰州,以至于他与外地人交流时讲的“泰州普通话”,都需要人翻译。

1966年,22岁的徐镜人进入泰州一家仪表厂工作。

1971年,是徐镜人的第一个人生转折点。这一年,他和几个志同道合者开始创业。即便是在经济较为发达的江苏,彼时的个人创业,既要有勇气,更需要胆识。

初始创业,徐镜人的整个公司就是一个制药车间。1973年,徐镜人在一片荒地上建起“口岸工农制药厂”,生产板蓝根,1985年,更名为扬子江制药厂。

扬子江制药厂名扬市场,是在1988年。这一年,上海暴发甲肝疫情,板蓝根需求激增。扬子江制药厂全员加班加点制药,完成385万包板蓝根干糖浆,有力支援了上海抗疫。

此一役,扬子江制药厂一炮走红,徐镜人因此被称为“板蓝根大王”。

事后,徐镜人请名医挂帅,走访中医界领军人物,合作开发,将中药定位为扬子江制药厂主要发展方向。

扬子江药业发展之快,曾让市场有些意外。1997年开始,扬子江药业跻身中国医药行业前5名。2004年起,扬子江药业更以逾80亿元的销售额成为中国制药行业的销售冠军;2005年,扬子江以102亿元的收入蝉联制药行业的销售收入和利润冠军,而且是国内制药行业唯一的年销售收入突破百亿的企业。

徐镜人曾公开表示,到2020年,扬子江药业的销售收入将突破1000亿元。

实际情况如何?资料显示,2019年,扬子江药业销售收入901.85亿元。公开消息称,2020年,其销售收入突破千亿。

2020年,扬子江药业集团以品牌强度945分,品牌价值505.95亿元的优异成绩再次夺得中国品牌价值榜医药健康板块品牌强度、品牌价值双第一。

今年初,扬子江药业集团发布信息,已有58个品种通过或视同通过一致评价,在前四批全国药品集中采购中,21个品种成功中选。

“包院式”营销的B面

扬子江药业的快速崛起,与其产品丰富、独特的销售模式等相关。

今年4月15日,扬子江药业收到一张天价罚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其实施垄断协议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共罚没7.64亿元。

处罚决定显示,2015年至2019年,其在全国范围内通过签署合作协议、下发调价函、口头通知等方式,规定下游经销商不许低价卖药。其中,涉嫌价格垄断的包括旗下畅销的蓝芩口服液、百乐眠胶囊及黄芪精等。

除了垄断,扬子江药业还多次涉及行贿行为。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至2019年,有49份受贿相关判决书与扬子江药业相关,部分行贿金额上百万元。其中,在2006年至2018年期间,扬子江药业驻浙江嘉善市场部业务员张某先后多次向时任嘉善县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嘉善县卫生局副局长等职务的王金龙送去财物,价值达人民27.77万元。

对此,跟众多涉及行贿的药企一样,扬子江药业方面对外的表态称,行贿事件系“员工个人行为,与企业无关”。

无论是行贿丑闻还是垄断,都是杨子江药业不能回避的问题。

实际上,市场将扬子江药业的垄断等行为归结于公司的营销模式。

扬子江药业产业丰富。官网显示,扬子江药业在化药、中药(中成药、中药饮片)、医疗器械、保健食品、食品五大领域均有布局。截至2020年,公司有301个在销品种及314个品规,覆盖麻醉镇痛、呼吸和抗过敏、抗感染、抗肿瘤、心血管、造影剂等。其中,22个为独家品种,109个化药和中成药品种被纳入2019年国家医保目录,34个品种被纳入2018年国家基药目录。

基于产品线丰富,与多数药企不同,扬子江药业采取“包院式”营销模式。一批人“包下一家医院”进行攻关。所谓“包下医院”,是因为扬子江药业品类很多,基本上可以满足医院多个科室的用药需求。于是将药品品类打包与医院谈判,取得谈判主导权。不像一般药企一个药品一个药品去推销。与此同时,从上到医院院长、下到医生,都被这批营销人员攻关。

打包采购,对于一家医院而言,可以获得相对低廉的价格,因而也乐意。

而这,就是扬子江药业营销模式的B面。

不过,随着2018开始的国家药品集采、医保目录调整、一致评价等一系列政策的落地,扬子江药业的传统营销模式将受到巨大冲击。

上市与否父子观点相左

历经50年,徐镜人打造了中国医药企业的巨无霸。在其突发意外之际,接班人问题被热议。

业内盛传徐镜人的企业经营理念,那就是“三不原则”:不搞兼并联合、不盲目上市、不搞自己不熟悉的产业。

相传在房地产躺赚时代,有朋友劝其搞房地产,徐镜人以“不熟悉”为由拒绝了。他说,不做不熟悉的行业,自己要将看准了的一个目标走到底,把制药做得有尊严。

扬子江药业官网首页,“求索进取、护佑众生”、“为父母制药、为亲人制药”18个字十分显眼。扬子江药业将其定位公司使命愿景。

关于企业上市问题,徐镜人曾表示,公司上市后可能发生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从而导致扬子江药业一直坚持的做好药的初衷受到影响。企业一旦有了负债,7%的利息都可能把企业拖垮。

从2009年开始,扬子江药业没有外债。

公开消息显示,徐镜人有一儿一女,儿子徐浩宇出生于1972年,早年从销售干起,经过多年历练,2005年9月据称已经担任扬子江药业公司副董事长。

这位被市场公认的接班人选,对于父亲企业不上市的观点,并不赞同。2015年,徐浩宇带着自己创办的爱源股份登陆新三板。

徐浩宇曾公开表示,虽然企业不上市也有不上市的好处,但未来上市是必须的、兼并收购也是必须的。现在药企间的竞争,比的是实力、思维、资本。

当然,徐浩宇所称的并购,是指医药领域内同业并购,并不是跨界。在这一方面,父子二人的观点一致。

那么,市场猜测,一旦徐浩宇真正执掌扬子江药业,可能会推动公司走向资本市场。这,可能会违背父亲徐镜人的“不上市”原则。

值得一提的是,扬子江药业股权结构有点复杂。扬子江药业的股权结构中,徐镜人持股51.00752%,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扬子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持股比为46.58647%,其他的为自然人持股。被外界认为是“徐镜人接班人”的徐浩宇,是否持有扬子江药业股权,长江商报记者并未从天眼查等处查询到。

工会委员会持股比例较高,部分可能存在代持,厘清需要一段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年来,扬子江药业不上市备受争议,员工持股及部分自然人持股多年不能变现,而部分员工离职丧失了持股资格,并因此闹上法院。(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