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筹备11年之久的汉口银行期出现上市“胎动”迹象。日前,在该行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通过的11项议案,其中6项与上市相关,主要包括首次公开发行人民普通股股票并上市、A股上市后三年股东分红回报规划的议案、上市后三年内稳定股价预案等内容。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上述6项与上市相关议案与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6项议案相同。

在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看来,在临时股东大会上多次提及上市议案,说明上市是汉口银行的工作重点,未来12年会围绕着上市重点规划或全面推进。同时股东大会通过有关上市的议案,意味着汉口银行已接上市最后准备阶段,重要的手续已基本履行完毕,还需要就收入、利润、坏账等细节问题向证监会或交易所进行反馈。

作为湖北省城商行之一的汉口银行,其前身为武汉市62家城市信用合作社和1家城市信用合作社联合社组建而成的武汉城市合作银行,2008年才正式更名为汉口银行。

回溯该行IPO筹备道路,自2010年申请IPO至今,该行已被辅导46期,国有股确权等问题一度成为汉口银行上市的“拦路虎”,前期辅导报告中多次提及汉口银行股东武汉信用风险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信用”)受让其他股东股份迟迟得不到批准,导致下一步的国有股确权等相关工作无法推进。

而这一障碍通过武汉金控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金控”)受让或收购武汉信用等公司股权得以扫清,去年1月湖北银保监局批准了武汉金控受让汉口银行4.72亿股股份,受让后合计持有该行股份4.72亿股,占该行总股本的11.44%。其2019年年报还透露,为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彼时的第四大股东武汉市财政局还协议受让了部分国有股东8.183万股股权。

同样在去年,汉口银行长达十余年的A股上市之路取得实质进展。2020年12月25日湖北银保监局批准了汉口银行向证监会申请A股IPO的资格,发行规模不超过13.76亿股。

一扫股权方面“阴霾”后,汉口银行的增资扩股计划也提上日程。在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通过的11项议案中,其中一项便是关于汉口银行提请地方政府发行专项债并补充资本的议案。

这并非汉口银行首次对外透露增资扩股的意图。去年以来,汉口银行频频通过发债、定增等方式补充资本。2020年12月及2021年6月,汉口银行成功发行两期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合计40亿元,以缓解资本补充压力。同时,今年6月,汉口银行又开展增资扩股工作,以每股5.05元的价格募集资金35.35亿元,其中7亿元计入实收资本,实收资本增至48.28亿元。

在前期频繁增资的情况下,为何汉口银行仍预备提请地方政府发行专项债补充资本?王剑辉认为,这说明汉口银行对于资本充足率有一定需求,前期包括财政局入股都是原有股东之间的转让,对于银行本身没有新增资金。同时,通过增资也能低于银行未来系统风险抵御能力。

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也表示,这可能透露出才通过定增不久的汉口银行依然面临较大的补充资本压力,急切希望通过上市补充资本金来较长期地解决资本金问题。从数据来看,汉口银行年来资本充足率方面呈现下滑趋势。2018年末至2020年末,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6%、13.31%、11.82%;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19%、9.88%和8.94%;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19%、9.88%、8.15%。

不过,在上半年增资扩股之后,汉口银行资本充足率指标有所改善。2021年6月末,汉口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3.05%,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29%,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98%,分别较2021年3月末增长1.18个、1.33个、0.79个百分点。

扫除股权障碍、频频增资后,汉口银行的IPO之路还有多远?王剑辉认为,IPO成功的核心因素还是看经营水和经营业绩,如果历史数据上表现有一些缺失,但在后续披露的数据中能够反映出经营的改善,也是一个较好的状态。所以汉口银行目前除了在报表及时更新等技术细节上要精益求精外,更多的注意力还是要放在日常经营上,避免行为,保证经营稳中有升,稳中见改善,这是最理想的状态。

从营收来看,2020年汉口银行营收净利润双双下滑。报告期内,该行营收为56.02亿元,同比下降13.46%;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10.62亿元,同比下降56.06%。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20年末,汉口银行不良贷款率为2.93%,相较于上年同期下降了1.18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从2019年末的194.38%大幅降至2020年末的136.52%。

“汉口银行IPO有多远取决于其经营状况和资产状况多久能改善,特别是不良资产水需要得到有效控制。”廖鹤凯坦言。

北京商报记者就增资、上市方面的事宜尝试联系汉口银行,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记者 孟凡霞 李海颜)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