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如今的中部地区比作一个竞赛班,那么有个城市,无疑就是这个竞赛班中的吊车尾。

1

上半年中部省会GDP出炉,排名相比起以前出现了一些变化,武汉因为疫情的原因,上半年GDP同比下降19.5%,难得排在最后一名。

  2020上半年中部省会GDP数据(单位:亿元)

地区 2020 2019 增量 名义增速 实际增速
长沙 5621.21 5537.82 83.39 1.51% 2.20%
郑州 5459.6 5106.87 352.73 6.91% -0.20%
合肥 4419.7 3752.2 667.5 17.79% 0.20%
南昌 2628.88 2644.49 -15.61 -0.59% 0.50%
太原 1810.2 1951.72 -141.52 -7.25% -3.90%
武汉   7478.94     -19.50%

抛开武汉的特殊性,尽管今年上半年其他5个省会的经济也经历了不同程度的低迷,但排名和往年没什么差别。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武汉,太原又将是今年中部省会的最后一名。

为什么说“又”?

近五年的中部6省会GDP排名中,太原始终保持在最后一名。

如果把中部比作一个竞赛班,那么太原,就是这个竞赛班中的吊车尾。

今年上半年,太原GDP的名义增速、实际增速、增量三项均为负,-3.9%的增长速度别说在中部,在全国GDP增速为3.2%的对比下都显得异常刺眼。

经济萎靡连带着上半年的楼市也不好过,太原房价从3月份开始持续6个月的下跌。

如果抛开今年年初短暂的涨幅不看,太原近一年来的房价在整体上其实一直处于下跌的趋势。

这样的持续下跌,让人很难想象就在前几年,太原的楼市还一片火热。

2016年开始,受棚改+货币政策宽松的双重利好加持,当时太原的楼市跟随着全国涨了一波,一路高歌猛进。

但也由于房价暴涨,楼市太火热,太原在2018年7月份被紧急约谈,开始了楼市调控。从那时起,在“房住不炒”的基调和“三稳”的背景下,太原的房价就仿佛被扼住了喉咙。

2

有人形容太原,像一个曾经天赋异禀的天才少年,历经多年坎坷,如今迎来中年危机。

提起太原,太原人心里是愤懑,是失望,是委屈,但更多是不甘心。

毕竟,太原祖上“阔”过。

中原历史往前数几千年,太原这个地方都曾留下过辉煌一笔。

“表里山河”是太原的天赋,“控带山河,踞天下之肩背”,“襟四塞之要冲,控五原之都邑”名声之大,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更别提明清时期晋商风光无两,位居全国四大商帮之首,称霸商界五百年,“汇通天下”日升昌等票号,开创了中国近代金融业的先河。

到了新中国,太原也凭借着自己深厚的制造业基础,成为新中国最早的工业城市之一,城市化率达80%以上,在全国也是名列前茅。

彼时的太原意气风发,是真正的天才少年,向世人展示自己的雄厚实力。

3

“煤”是太原人的梦魇,绑架太原这座城市长达几十年。

太原这些年,成也“煤”,败也“煤”。

山西煤矿储量大约占了全国的三分之一,从明清开始,太原的工业就十分发达,在工业时代,因为对煤炭的需求,全国的财富源源不断的流入这座城市。

一夜之间,这座睡在煤堆上的城市,变成了睡在钱堆上的城市。

改开以后,作为全国重要的能源输出基地,80年代末开始,国家鼓励山西做大煤炭产业,一时间几乎村村有矿,数量上万家,游走于全国的晋商们纷纷转行,开始开山凿洞,渴望这漫山遍野的煤矿能创造数不尽的财富,漆黑的炭尘就这么笼罩在太原的上空几十年。

根据太原统计年鉴,太原煤炭投资由2002年的4.7亿元一路上涨到2008年的49.3亿元;第二产业占比从2002年的41.7%上涨到2007年的49.7%;从2002年到2007年,太原的经济增速一直保持在两位数以上。

最终太原得了病,沉溺在对煤炭经济的迷信,对当官捞钱的迷信,煤炭经济支撑起来的繁荣假象之中。

当大部分城市已经融入新经济的发展进程中的同时,太原还沉浸在能源社会中无法自拔。

可惜煤炭经济带来的繁荣没能持续多久,持续6年的高速增长犹如昙花一现,在2009年煤炭兼并整合运动到来以后戛然而止。

2008年山西襄汾县发生重大溃坝事故,事故造成200多人死亡、4人失踪、33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达到了9619.2万元,惨烈程度震惊全世界。

从这时起,煤炭经济虚假繁荣之下黑煤窑丛生、煤炭工人被压榨、煤窑安全缺失等问题终于暴露在了世人面前。

为了遏制矿难,山西2009年开始了煤炭兼并整合运动,将年产30万吨以下的煤矿全部淘汰,同时把主要煤炭的开采权集中到了七大国有煤炭企业手上,大量民营煤矿被叫停,投资被套。加上当年的金融危机,不光是太原,整个山西经济瞬间跌入低谷。

到了2014年,全国煤价大跌,太原又一次迎来当头一击,从此一蹶不振。

2013年时,太原GDP和同为中部城市的合肥相当,甚至略高于后者。到了2019年,太原GDP总量为4028.5亿元,已经不及合肥9409.4亿元的一半。

由盛转衰就像一夜之间的事,遭受打击以后的太原终于幡然醒悟,下定决心想要进行产业转型。

可惜醒悟得太晚,过去煤炭经济带来的红利,没有用到城市公共基建和本地造血产业的建设当中,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历史名城、老牌工业城市,到了现在居然地铁都没有。

如今的太原的产业转型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想做旅游业,自然环境破坏太严重,空气质量常年排全国倒数。

想做文旅,太原虽天赋异禀,但人文景观小而散,维护成本也很高,当地的服务意识也没有培养起来。

想搞金融,没有政策和人才。

想搞智能产业,太原更是一点底子也没有。

这不是一座具有创新精神的城市,人脉为大、官本位思想严重的人情社会,注定会扼杀对创业萌芽的培养。

到了现在,钢铁、煤炭、重工产业依旧是太原的支柱型产业,第二产业仍旧占据整个太原GDP将近一半的比例。

前两天《财富》杂志公布了2020年世界500强企业名单,山西5家企业上榜,分别同煤、焦煤、潞安、阳煤、晋煤,都是传统的钢铁、煤炭行业,这是山西的现状,也是太原的现状。

产业结构过于单一,产业布局不合理,这就是太原的致命伤。

在可预见的未来,太原经济缺少增长点,远离高新技术产业,缺少成长空间,更缺少支付高工资高福利的能力,和同等级城市相比,择业方面毫无竞争力。

有人说,没有资源的太原再按照过去的趋势下去未来就是东北。

往严重了说,没了资源的太原,就是下一个鹤岗。

4

太原留不住人,这是这座城市的第二个梦魇。

赚得钵满盆盈的煤老板没留下,揣着大把现金跑到北上广买房了;

上了外地大学的太原人没回来,拿着镶金的学位留在北上广漂了;

要高薪想发展的外地人没进来,北上南下到一线找更好的机会了。

堂堂一个省会城市,太原常住人口不到450万,不仅人口增量比不及隔壁郑州的零头,出生率在近两年还经历过一个危险的滑坡。

而且作为山西唯一一个二线城市,太原的常住人口居然还比不上山西其他三四线城市。

俗话说得好,拥有年轻人的城市,才能拥有长远的未来。

本地人口少,自然要引进人才。

今年六月份的时候,“太原市面向全国引进2000名硕士博士”的新闻上了热搜,引起群嘲。

5年50万,没有安家费,平均一个月下来3000,这样的人才政策丝毫没有看到太原政府的诚意。

甚至有山西的朋友跟我调侃,是不是这2000人其实早就内定了,发公告只是走个形式。

没有好的产业,官本位思想还很严重,以国企铁饭碗为上的社会,留不住人,人也不想进来,这就是太原赤裸裸的现实。

晋北年轻人逃向北京,晋南人流向西安和郑州,而太原最终成了山西人都不回去的省会。

5

房地产市场中有一个铁律:“短期看政策,中期看土地,长期看人口

“长期看人口”,这是不论哪个领域发展都同样适用的真理。

更何况,没有人,没有市场,房子也卖不出去。

太原是刚需市场,在过去的2019年,太原新增人口4万多,卖出了6万多套房,供销比为1.3,属于买方市场的状态。

问题是,还有多少太原人没买房?

在外来人口少、人口持续低增长的情况下,岌岌可危的太原楼市还能坚持多久?

今年上半年,太原的土地供应量创下来近三年来的新高,但是成交面积却反过来,相比去年下降了43%。

土拍市场往往能反映出楼市的情况,两者相互照应,开发商拿地不积极,也意味着本地楼市不容乐观。

今年太原楼市,不论是销售套数还是成交总金额,都比不过往年同期的表现,更是创下来近几年来的新低。

这就是现在太原楼市的现状:涨不起,卖不动。

房托中介齐上阵,在售楼处装出一片繁荣景象,嘴上使劲喊着“稳住”“要涨”,私底下却给你打电话说有特价房、捡漏房、团购价房,满嘴抹油地磨,磨了一年两年依旧没卖完,市场依旧是供过于求的状态。

更致命的问题是,有钱的太原人大都选择在外地买房,有钱的外地人很少选择在太原买房,剩下均价一万多的房子,对于本地的普通家庭来说,又有些负担不起。

说到底,一个城市的房地产和这个城市的经济往往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城市没有好的产业,经济就发展不起来,城里的人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就会往外走。

经济萎缩、产业衰退、人口外流

这三个因素永远是压倒一座城市的最后三根稻草

这一道理不论对哪个城市都永远适用,对鹤岗是,对太原也是。

贾樟柯有一部电影《江湖儿女》,描绘的就是煤炭经济没落以后的转型时期下,一代山西人的市井江湖。

有认识的太原朋友说,这部电影呈现出的感觉太熟悉了,用太原话来说就是“撇”:步入中年的人总喜欢扯一些有的没的,没了年轻时的干劲,却还留着年轻时的理想,都想成大事儿,但终其一生还是归于平庸。

正如现在的太原,曾经的天才光环早已不在,转眼就迎来中年危机,抬头看着曾经的兄弟们一个个家大业大,徒留自己沉湎在昔日的荣光中。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