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广州市天河中央商务区管理委员会挂牌成立,以天河北、珠江新城、广州国际金融城三大板块组成的天河CBD成为广州经济发展的强力引擎。十年过去,天河CBD的经济总量从2011年的1500亿元跃升至2020年的3000多亿元,未来将瞄准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服务贸易自由化示范区、国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的目标,着力打造“四个出新出彩”示范区。

站在新的时代风口,广州努力在城市更新过程中筑就数字经济新高地。作为数字经济企业腾飞的重要载体,文化创意产业园对助推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而如何实现“腾笼换鸟”,以创新服务体系赋能园区企业发展,也成为许多文化创意产业园面临的一道“必考题”。日,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多位业界专家学者,就文化产业园区如何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沃土等相关话题进行了探讨。

许多产业新政策通过产业园推动落地实施

年来,在数字经济的浪潮下,广州勇立潮头。今年5月,广州审议通过了《广州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产业导则》,明确构建广州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一江两岸三片区”的空间格局。

作为广州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大批数字产业在广州国际金融城集聚,数字经济产业带蓄势崛起。位于广州国际金融城北区的羊城创意产业园,是全省唯一的国家文化出口基地和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已形成颇具影响力的数字文化产业集群,集聚了酷狗音乐、荔枝、三七互娱等130余家数字音乐、网络直播、游戏动漫、人工智能领域优秀企业,为数字经济企业发展提供了沃土。

“广州数字产业一直走在全国前列,和全国其他地区不同的是,广州更加注重数字经济的应用融合,通过应用融合来拓展现实需求。”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表示,数字文化产业园以数字文化产业为核心,打造数字文化研发基地、沉浸式体验中心、数字文化研究院、产业孵化器、影视文创制作基地及电竞场馆等产业内容。产业园也能够通过产业集群,为集聚数字文化企业、发挥数字文化产业规模优势提供条件。

暨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导梅林海认为,广东各地通过多种类型的园区建设助推数字经济、绿色经济等发展,成为了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和有效载体。许多产业新政策也是通过产业园区来推动落地实施。产业园区在数字产业发展和数字文化创新方面起着无可替代的作用,可以说是最为行之有效的一种方式。

传媒载体优势和数字技术相互赋能

年来,广州加快建设文化强市、打造社会文化强国城市范例,更提出实施文化创意产业“百园提质”计划。文化创意产业园作为许多数字经济企业起步的土壤,也应该以其产业集聚功能为城市经济发展和产业发展提供肥料。

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郑贤表示,城市更新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包含了制度变迁、产权变更、经济利益重组、城市空间重构、社会关系变迁等相互交织的诸多过程。如何通过城市更新激发城市活力、优化城市空间结构、促进经济社会和谐发展是新常态下各城市面临的巨大挑战。

2020年7月,广州天河区出台加快发展数字经济若干措施。按照规划措施,为加快数字创意产业关键核心应用技术的研发创新,天河将依托以羊城创意产业园为核心的互联网+小镇的数字创意产业集聚优势。

盘和林分析称,羊城晚报和羊城创意产业园形成了“双品牌、双台”战略,以传媒载体优势和数字技术相互赋能,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产业,形成了数字传媒产业优势,发展势头良好。

“具体来说,传统媒体了解传媒的边界属,了解信息传播的特,能够更好地把握热点和焦点,同时能够在传媒行业中形成协同,并以传播能力为基础,横向拓展更多的数字文化产业。结合数字经济,可以提供更多高品质的文化产品。”盘和林建议,未来,该园区可以通过引入数字传媒领域巨头的方式,进一步强化园区产业集群,争创示范区。

政府应提供政策支持优秀的产业园区发展

“广州的产业园区发展,从数量和发展速度上来说在国内是领跑的,但是存在着‘大而不强’的问题。如何既保证数量和推广速度、又要保证园区做大做强是广州目前文化创意产业园发展的一大难题。”梅林海提到,广州文化创意产业园区的发展存在着不均衡等问题。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律师协会副会长刘涛也认为,广州文化创意产业园发展不均衡的情况很普遍,有些文化产业园做了数年仍然不温不火,没有吸引人的亮点。

“广州也有不少发展不错的文化创意产业园,比如羊城创意产业园、天河区国家文化出口基地。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园区给了入驻企业一个稳定的预期。”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城市文化研究所副所长柳立子提到,广州许多园区缺乏长期的规划,大多在产业导入方面存在一定程度的短期行为,通过认真解剖、深度总结优秀“案例”,可以探索出广州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发展的现实路径。

刘涛认为:“各个产业园面临的发展问题各不相同。对于发展得好的产业园,关键问题是如何提供政策支撑其发展。而发展不好的产业园则要转变思路,改变定位。以羊城创意产业园为代表的优秀园区通过自身的努力实现了很好的发展,政府应该让他们持续地强大起来,让强者更强会比让弱者变强更行之有效。”

柳立子则表示,对广州这样的城市来说,文化创意产业园的存在是必要的,政府应该在城市中心合适的区域上给这类园区进行规划。“根据我们过去的调研,对于许多文创企业来说,在中心区域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工作生活非常重要。他们需要与这个城市共呼吸,感受城市的脉搏,这样做出来的东西才符合城市的需要。而且,好的文化产品不断涌现对于培育城市文化氛围至关重要。”

在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会员、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看来,广州文化创意产业园区提质的关键则在于转变观念。“现在文化产业的发展趋势是紧贴互联网的发展趋势,因此,文化创意产业园的发展应该紧贴年轻人。其次,有很多文化创意企业都是民营的、小规模的,政府对它们的管理应该更开放一些。”胡刚说。

(记者 孙绮曼 王漫琪 莫谨榕 实生 时大为)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