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基股份2019年年报业绩爆雷。其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2.65亿元,同比下降36.63%,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亏损2.2亿元,同比下降356.53%。由于收购影视公司业绩不及预期计提2.88亿元的商誉。

台基股份跨界进入影视娱乐领域仅4年就遭遇大额商誉计提,这还得从2016年跨界并购影视文化公司说起。

商誉减值2.88亿元

2014年至2016年,影视娱乐行业风生水起,有不少上市公司也跨界进入该领域。台基股份便是其中之一。

2016年6月份,台基股份斥资3.8亿元收购彼岸春天100%股权。彼时台基股份表示,公司将进军泛文化领域,开启“半导体+泛文化”双主业经营模式,彼岸春天将重点发展网络剧业务,以制作发行为核心,强化IP开发、项目策划能力,提升网剧核心竞争力,出品更多优秀作品。

同时公司还与交易方签订了业绩对赌协议,在承诺利润补偿期间(即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彼岸春天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000万元,3900万元和5070万元,其后,《补充协议》则约定彼岸春天2019年、2020年承诺扣非净利润均为不低于5000万元。

然而泛文化发展似乎并不如意,特别是专注网剧的彼岸春天又搞起电影,2017年,一部名叫《秘果》的电影票房不及预期,加之部分平台定制网剧项目因延期拍摄无法在当期确认收入,导致当年彼岸春天扣非净利润仅2155.51万元,仅实现业绩承诺的一半。而2018彼岸春天扣非净利润4478.84万元,业绩承诺仍未实现。

2019年其扣非净利润仅为亏损628.36万元,致使公司在2019年度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88亿元。业绩承诺期累计实现扣非净利润9210.60万元,与承诺数累计差额为7759.40万元,完成率仅54.28%,致使累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53亿元。

《证券日报》记者拨打台基股份公开电话数次,截至发稿,无人接听。

一位不愿具名的影视行业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彼岸春天不算大的制作公司,前几年因为泛文化是投资的热点,传统上市公司就当成了一个转型的途径,虽然互联网影视尤其是网剧目前是处于上升阶段,如果制作实力、制作团队及发行能力强的话还能分到一份蛋糕,但是最终还是要看整个制作团队的综合实力。从行业角度来说,一是影视行业的具有制作周期很长的特点,很难跟上市公司年报、半年报这样的财务数据相匹配;二是网剧制作公司的制作水平、主创团队、发行能力等综合实力制约未来营收状况,这是两个层面的问题。

追逐热点终尝苦果

台基股份于2010年在创业板上市,主营业务为大功率半导体器件及其功率组件的研发、制造、销售及服务。从2012年开始公司主营业务开始下滑,营业收入方面,从2.70亿元逐年下滑至2015年的1.6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从5853.28万元下降至2873.6万元,2015年全年销售各类功率半导体器件仅98.29万只,而上市时功率半导体年销售量为121.39万只。台基股份在2015年年报中指出,公司将寻求投资项目,扩大发展空间。

2014年之后,影视娱乐类企业成为众多上市公司的跨界标的。2016年,台基股份终于搭上了“跨界并购”风潮的末班车。这时“摊在账上多年仅靠收利息的超募资金”也派上了用场,2016年台基股份使用了超募资金及利息共计3.8亿元收购北京彼岸春天影视有限公司100%股权。

随着2016年下半年彼岸春天的并入,台基股份当年业绩有所提升,2016年9月20日,台基股份复牌,连续拉出3个涨停板,股价从停牌前的17.84元,拉升到25.76元。

台基股份一时间“似乎”尝到了跨界的甜头,信心也足了。公司2016年年报中强调,将按照“转型发展,双业并举”的策略,积极布局泛文化业务,新增互联网影视等文化板块业务,积极推进重大资产重组,完成上海润金文化公司的股权收购。然而2017年8月份,历时一年半的收购润金文化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最终流产。

业绩提升仅是“昙花一现”,随后泛文化板块成为巨大拖累,半导体主业也增长乏力。2018年、2019年的年报中,台基股份放弃了“双主业”战略的说法,转而为“实施‘聚焦功率半导体’,内生增长和外延扩张并举”的发展战略。

而在功率半导体业务方面,台基股份2019年销售各类功率半导体器件150.33万只,同比下降7.07%,其中晶闸管销售57.62万只,同比下降5.04%;模块销售53.50万只,同比下降20.41%。

一位私募负责人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跨界并购本身就存在诸多风险,特别是收购与上市公司主业根本不相干的行业;并购标的之后的经营能力与上市公司在管理,业务等各方面是否能够协同等都面临诸多挑战。从目前看,国内几乎没有几家上市公司,哪怕是本身从事影视娱乐的上市公司在该领域的并购也鲜有成功的案例,大部分都是“一地鸡毛”。

影视娱乐类公司多属于轻资产公司,公司核心的资源是人才,将影视公司高溢价卖给上市公司,业绩一变脸,留给上市公司的就是商誉减值。

“现在来看,当年追逐热点,不搞主业却玩起资本的这批公司如今大多数都尝到了苦果。上市公司还是应该潜心在主业上耕耘,寻求主业产业链相关的优质资产,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上述专业人士表示。(记者 李万晨曦)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