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7日,永辉超市(601933)发布公告称,公司董秘张经仪提交了辞职申请;同时,网上传出张经仪在朋友圈的发言:“抱歉,我回家孝敬父母了”。金融投资报记者注意到,永辉超市市值曾超过千亿,如今仅剩460亿元,市值缩水过半。7日,该股上涨1.05% ,报收4.82元。有分析人士认为,遭遇发展瓶颈的永辉超市难逃烧钱命运。

市值曾经超千亿

永辉超市公告称,日收到董事会秘书张经仪提交的辞职申请,因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申请辞去董事会秘书职务。乍一看,这份高级管理人员的辞职申请并无特别之处,因为辞职原因系达到法定退休年龄。金融投资报记者查询发现,张经仪出生于1959年,自2009年8月起担任永辉超市董秘一职。算下来,张经仪已当了12年董秘,辞职时62岁。

对于这一工作年限,永辉超市也表示,张经仪任职期间勤勉尽责,为公司规范运作和战略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董事会对其在任职期间为公司所做出的贡献表示衷心的感谢!

然而,这份高级管人员辞职公告发出后,网上就传出了张经仪在朋友圈中的发言:抱歉,我回家孝敬父母了。

在网传的朋友圈截图里,张经仪称:永辉工作了整整12年,一天不多一天不少。我追随永辉人,用十年时间实现了共同梦想,登上了千店千亿的山巅。我们也许透过浮云看见了远方更高的山峰,因为我们正在下山,恢复体能、更新装备、重整后勤。但我不能和永辉人继续攀登远处那座山峰了,我需要回家孝敬父母、陪伴家人!

2020年年报显示,张经仪辞职前在永辉获得最后一份税前报酬为396万元,比董事长张轩松还高。同时,这位老董秘还持有245.9万股股份,按7月7日永辉超市4.82元的收盘价计算,张经仪持股市值为1185.2万元。公开资料显示,在2020年,张经仪减持了163.9万股股份,保守估计这部分股票价值也在800万元以上。从身家看,张经仪确实可以回家孝敬父母了。

在张经仪辞职后,永辉超市抛出新的董秘人选。公告显示,新接任者为吴乐峰,1973年出生,今年48岁。此前,吴乐峰是永辉超市的证券事务代表,也是张经仪的老搭档。

新零售走了弯路

尽管老董秘的辞职关注度颇高,但市场更为关注的,是千亿市值遭腰斩后,永辉超市如何突破发展瓶颈。

金融投资报记者查询的数据显示,自2018年以来,永辉超市业绩便出现显著波动。2018年-2020年,公司营业收 入 同 比 增 长 分 别 为 20.35% 、20.36%、9.8%,净利润同比增长分别为-18.52%、5.63%和14.76%。显然,在过去三年时间里,永辉超市的业绩已呈现下滑态势。分季度来看,2020年四季度,永辉超市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3.77%和-1021.21%,已陷入亏损。

业绩下滑的同时,伴随的是股价的跌落。

数据显示,2018年初,永辉超市股价为12.32元,但三年之后的今天,股价变为4.85元,缩水60%,市值蒸发了710亿元。对于这一结果,有分析师认为,是永辉超市在新零售上走了“弯路”。

2018年12月,永辉超市创始人张氏兄弟的分家被看作是这一商超龙头在新零售上的彻底分裂。据当时公告,张轩松和张轩宁两兄弟在公司发展方向、发展战略、组织架构、治理机制等方面存在较大分歧,对于旗下“高端超市+生鲜餐饮+ O2O的超级物种(永辉云创)”,在定位和发展路径上也存在不同意见。为避免分歧进一步加剧,兄弟二人已签署《关于解除一致行动的协议》。同时,永辉超市以3.94亿元的价格向张轩宁转让永辉云创20%的股份。股权转让完成后,张轩宁持有永辉云创29.6%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永辉超市持有永辉云创26.6%的股份,为第二大股东。

被出售的这部分股权,曾经被业内看作是永辉超市新业态的孵化器,即永辉生活、超级物种两大业态。在融资上,这一新业态也吸引了今日资本、腾讯、创新工场、丹晟投资等战投。然而,这家众星云集的明日之星却不争气。在一系列的跑马圈地后,永辉云创亏损不断。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永辉云创分别亏损1.16亿元、2.67亿元。2018年,亏损金额更是达9亿元。基于这一情况,迫使张氏兄弟分家,剥离该业务。

和君咨询连锁专家文志宏对金融投资报记者表示,超级物种这种业态模式类似于盒马鲜生,但截至目前,包括在盒马鲜生在内的新零售仍在盈利关口徘徊,可以说,这一模式还不是特别成熟。“在探索过程中,对于盒马鲜生以及背后的阿里来说,其能够承受这种战略亏损,但对于以实体为主的永辉超市而言,则承受了较大的成本压力,最终导致超级物种失败,以至于把它砍掉。”文志宏说。

开启烧钱模式?

虽然剥离了超级物种,但社区团购的兴起,又让永辉超市陷入了新一轮竞争。

金融投资报记者注意到,剥离超级物种后,永辉超市又推出永辉到家业务。年报显示,2020年,“永辉生活”自营到家业务已覆盖1000家门店,实现销售额59.1亿元,同比增长147%。但这一成绩并不能阻挡永辉超市净利润下滑。2021年一季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9.99%和-98.51%;资产负债率从2020年末的63.96%攀升至 79.84% , 短 期 借 款 升 至144.71亿元。

社区经济分析师黄昇告诉记者,永辉超市一季度净利润下降和资产负债率攀升,其原因是社区团购台业务竞争和对客户大肆的隐形补贴。

在黄昇看来,永辉超市新零售之所以大规模关闭,是其组织架构和商业模式不适合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商业竞争。“对于永辉而言,虽然聚焦生鲜业务,但与巨头相比,永辉在供应链、资金、运营方面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中国并购公会信用管理专委会专家安光勇则认为,目前生鲜赛道竞争激烈,头部公司相继入局。今年以来相关头部公司成功上市,拉长了生鲜赛道的竞争战线。“相比互联网公司的不断烧钱,永辉也难逃烧钱命运。”

在安光勇看来,生鲜赛道具有自己的特点,即保质期特别短,即便在保质期内,其新鲜度也会随着时间的拉长而急剧下降。这一点很难通过线上电商模式解决,这恰恰给了传统线下超市生存空间,“但对于永辉来说,能否通过烧钱来撬动整个市场还不好说,因为市场份额被新进的生鲜电商瓜分了。”

年报显示,永辉到家业务日均单量23万单,月均复购率为49.1%,这一指标与每日优鲜的老客复购率80%相比,差距不是一点点。(本报记者 陈美)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