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对曾经的企业家夫妻撕破脸了。日,房企金科股份创始人黄红云因炒掉前妻兄弟,激怒了前妻陶虹遐,后者直接发函要和黄红云解除一致行动人协议。纵观黄红云、陶虹遐这对前夫妻,从携手套现、共御外敌到如今分道扬镳这一曲折历程,原因不外乎“利益”二字。而这期间,亦出现了三位资本大佬的身影。

跌宕起伏的金科股份股权争夺又有了新剧情。

日,在网传一份金科股份实控人黄红云前妻陶虹遐致金科股份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陶虹遐称,2017年3月与黄红云离婚以来,黄百般拖延办理金科金控的股权拆分,直至2021年6月28日上午才完成相关股权拆分过户。

没想到过完户的那天下午,黄红云就直接免除了陶虹遐的兄弟陶建和陶国林的总裁助理、监察委员会主任等所有职务。因此,陶虹遐认为黄红云的行为单方解除了与其签订的一致行动人协议。因此,陶虹遐称,从其向集团董秘张强发函开始,其将独立行使金科大股东的权益。而这一切仅是黄红云、陶虹遐离婚后长达四年的财产分割纠纷余波。

此前,金科股份曾公告称,实控人黄红云因3.7亿元的财产纠纷,被其前妻告上法庭。由于黄红云与陶虹遐均是金科控股的大股东,两人撕破脸后,将对金科股份的股权结构产生影响。

按黄红云与陶虹遐离婚后的财产分割安排,陶虹遐直接持有金科股份2.49%的股权,以及通过虹淘公司间接持有6.96%的股份。

如果解除一致行动关系,意味着黄红云实际可支配表决权的股份最低只剩20.54%,金科股份或再次面临无实控人的乱局,内部斗争或愈演愈烈。要知道,5年前“野蛮人”孙宏斌突袭金科股份一事仍历历在目。

不过,黄红云显然是有所准备的。7月9日,金科股份公告称,收到来自主要股东的书面文件。内容显示,当黄红云对金科股份实际可支配表决权的股份比例小于、等于20.54%的情况下,该主要股东将其持有6%的股份比例的表决权委托给黄红云行使,有效期为5年。但公告并没有披露所谓“主要股东”的身份。市场猜测,黄红云外援或是大佬车建兴。

一季报显示,除了金科控股和黄红云本人,持股比例大于6%的只有广东弘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敏咨询),其持股比例为11%。

天眼查APP显示,弘敏咨询成立于2019年11月,是红星家具集团100%控股子公司。上市公司美凯龙的实际控制人车建兴,正是红星家具集团的股东之一,直接持股45%,最终受益股份为90%。

虽说黄红云、陶虹遐这对前夫妻间的股权争夺大战一触即发,但他们也曾有过共同套现、一致对外的恩爱岁月,期间还出现了孙宏斌、徐翔这两个资本大佬的身影。尤其是穿爱马仕白大褂、最出狱的徐翔,市场皆认为其和黄红云家族套现有密切关系。

金科股份在 2011 年借壳上市后,当时黄红云夫妇身价仅次于龙湖地产吴亚军夫妇,位列重庆富豪榜第二位。上市初期,58.96%的股本掌握在夫妻俩手中。2014年,黄红云家族所持的6亿多股票解禁,由此开启了波澜壮阔的减持大戏。

2014年底至2015年中,黄氏家族密集减持套现,最高峰时,一周之内,黄红云夫妇套现超过28亿元。粗略计算,黄红云家族套现超过46亿元。巧合的是,在减持过程中,卖方营业部出现了徐翔的“御用席位”。在徐翔入狱前的审理中,官方披露“徐翔案”牵涉的企业高管中,黄红云也位列其中。当时有市场人士认为,徐翔是为了帮助黄红云家族套现,让游资接盘。随后,黄红云辞去金科股份董事长之职;2016年12月21日,黄红云被撤销全国政协委员资格。

减持后的黄红云家族,对上市公司控股力度有所下降,迎来了“野蛮人”孙宏斌。2016年9月,融创花40亿元买入金科股份16.96%股份,突袭成为第二大股东;此后多次增持,持股数量一度超过黄红云。但黄红云可不甘心大权旁落。

2018年11月,金科股份回购注销股权,使得黄红云的持股比例被动增持到30%,在获得控制权的同时,豁免了要约收购义务。而黄红云、陶虹遐虽然在2017年就离婚了,但面对野蛮人,这对前伴侣齐心协力成一致行动人,共同将孙宏斌拒之门外。最终,车建新家族控制的红星美凯龙去年接盘了融创持有的金科股份,这场持续了四年的股权争夺战落下帷幕。如今,曾经并肩作战的前夫妻反目,这让日子本来就不好过的金科股份雪上加霜。

公开资料显示,金科股份今年前6月的拿地金额为119亿元,比去年减少了140亿元,同比大幅下滑。更重要的是,金科股份有息负债率的下降是伴随着少数股东权益的大幅上升,令市场质疑其“明股实债”。

从股价走势看,金科股份持续下挫,截至7月12日收盘,报于4.84元,总市值为258.4亿元。目前最新进展是,陶虹遐放话称将择机召开媒体沟通会,对事件的始末及后续进展进行披露。而陶虹遐和黄红云共同持有的还有港股金科服务,不出意外,届时又将面临一场股权争斗。显然,在这场创始人前夫妻的股权大战中,最受伤的莫过于10万股民。(本报记者 梅婧)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