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壳丹化科技失败之后,江苏斯尔邦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尔邦”)要通过重组的方式装入东方盛虹(000301)。伴随着重组预案的出炉,标的斯尔邦的作价也随之揭晓。据东方盛虹公告,公司拟作价143.6亿元收购斯尔邦100%股权,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丹化科技筹划收购斯尔邦时,标的作价110亿元,不过在2020年9月终止。这也意味着时隔不足一年时间,标的斯尔邦身价大涨33.6亿元。

斯尔邦身价涨33.6亿元

相比起前次作价,斯尔邦身价涨33.6亿元。

东方盛虹披露的重组预案显示,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交易对方合计持有的斯尔邦100%股权,并向不超过35名符合条件的特定投资者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经各方协商一致,本次交易的标的资产的最终交易价格确定为143.6亿元。

据了解,斯尔邦是一家专注于生产高附加值烯烃衍生物的大型民营企业,采用一体化生产工艺技术,以甲醇为主要原料制取乙烯、丙烯等,进而合成烯烃衍生物,公司主要产品包括丙烯腈、MMA等丙烯下游衍生物及EVA、EO等乙烯下游衍生物。

值得一提的是,标的斯尔邦的名字在A股并不陌生。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2019年上市公司丹化科技曾筹划收购斯尔邦100%股权,彼时该交易还构成借壳上市,但筹备一年时间,丹化科技以“重组推进存在不确定,无法达到交易各方预期”为由,在2020年9月宣布重组折戟。根据丹化科技2019年披露的预案显示,彼时斯尔邦身价达110亿元。

经计算,此次“转嫁”东方盛虹,斯尔邦身价大涨33.6亿元。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此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预案显示,此次的交易对方包含盛虹石化、博虹实业、建信投资以及中银资产,而盛虹石化、博虹实业为东方盛虹实际控制人缪汉根、朱红梅夫妇控制的企业。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标的作价大增的情况之前也出现过,但如果是短时间身价出现大涨,这其中的合理恐怕还需要企业进行重点说明。“尤其是关联交易的情况下,这种现象更会引发监管关注。”王赤坤如是说。

标的业绩及业绩承诺不稳定

记者发现,斯尔邦年来业绩表现并不稳定,业绩承诺也呈现波动状态。

财务数据显示,2019、2020年以及2021年一季度,斯尔邦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19.25亿元、109.87亿元、46.96亿元;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9.43亿元、5.27亿元、10.37亿元。

在丹化科技2019年发布的预案中,北京商报记者找到了斯尔邦2016-2018年的财务数据,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7.84亿元、76.41亿元、114.7亿元;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1404万元、7.96亿元、3.05亿元。

不难看出,标的斯尔邦2017年净利出现骤增,但在2018年净利大幅下滑,之后在2019年净利再度大涨,2020年净利下滑。而进入2021年,斯尔邦业绩表现亮眼,仅一个季度实现净利超10亿元。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收购标的业绩稳定一直是监管层关注的重点,标的净利忽高忽低的情况恐怕还需要上市公司给出一个解释。

在此次重组预案中,交易对方也做出了业绩承诺,同样处于波动状态,承诺斯尔邦2021-2023年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7.84亿元、15.09亿元、18.43亿元。另外,若本次重组未能在2021年12月31日(含当日)前完成,交易对方承诺标的公司2022-2024年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09亿元、18.43亿元、17.79亿元。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东方盛虹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未有人接听。

资料显示,东方盛虹2000年5月登陆A股市场,公司以民用涤纶长丝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核心。不过,2019年3月、4月,东方盛虹分别收购了盛虹炼化、虹港石化100%股权,上市公司形成了炼油、化纤协同发展格局。通过本次交易,东方盛虹也坦言,公司将置入盈利能力较强的优质资产,主营业务将进一步拓展并新增高附加值烯烃衍生物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数据显示,2020年,东方盛虹净利出现大降,当年实现营业收入约为227.8亿元,同比下降8.48%;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3.16亿元,同比下降80.4%。据东方盛虹2021年一季报显示,公司业绩有所回升,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约为64.65亿元,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6.01亿元。

另外,7月8日,东方盛虹对外披露了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报告期内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11亿-12亿元,同比大增1645.02%-1803.65%。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马换换)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